• 吕蒙信息门户网
吕蒙信息门户网>体育>热博网,他终于拿影帝了,这次可是实至名归!

热博网,他终于拿影帝了,这次可是实至名归!

2020-01-10 15:45:17 来源:吕蒙信息门户网 浏览:527

热博网,他终于拿影帝了,这次可是实至名归!

热博网,【转载或者合作,请联系作者mszhangziyan@foxmail.com】

(欢迎转发到朋友圈)

啊,朋友们段奕宏得影帝啦,东京电影节!

段奕宏凭借《暴雪将至》的男主角得了东京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(《暴雪将至》同时也得了艺术贡献奖),给他颁奖的赵薇说:“在评审过程中,我们用最短的时间,五位评审达到了一致认可。”

这才是一个大写的实至名归啊!

段奕宏的得奖感言里说:「直到今天我还认为我的表演仍然有着局限,但是我很开心,我开心的是我没有走到穷尽的那一步,我还可以再走下去。因为故事和人性是无穷尽的,这也是我做演员的快乐,今天的奖项是快乐的延续。」

段奕宏得奖,大家都要喊一声“终于”。

世道乱了,有些奖项是搞特供的,有些奖项会越做越没有权威。

但这个大家都心服口服。

实力派演员得奖了是众望所归,值得认真再安利一下这位新晋影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说起来,演技才是最给颜值加分的神奇滤镜,很多年前我就发现有不少姑娘都说段奕宏有一种特别的性感。

但很难用一两张图片来说明段奕宏的气质。

因为他真的很多变!

长得漂亮但气质有限的明星,碰到好摄影师、加上妆容场景创意,才能拍出让人过目难忘的照片;但会演戏的演员本来就有很多面啊,每张照片感觉都是他们部分的自己而已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段奕宏演戏,从考中戏开始就是个死用功的故事:连续考了三年才考上。

考三次的过程很有意思,每一次都进步一些:第一次没过一试,被老师说“不够高不够帅”;第二次没过二试;第三次是西北片考生总分第一名的,最终进入中戏表演系。

不过上了中戏之后段奕宏又变成了“后进”的,别人都有戏演只有他没有戏演,他觉得“没法活下去。”

《凤凰网·非常道》:你四年在中戏,没轮着拍戏,你说过我也曾经不平衡、茫然和质疑,当时对自己最大的质疑是什么,就这四年之中?

段奕宏:不瞒您说我最危险的时候是大学一年级的时候,我想到了放弃生命,我一睁眼我觉得我没法活下去的那种感觉。

但是段奕宏觉得很痛苦的时候,有另外一个人看到了他的与众不同,那个人叫孙红雷。

段奕宏比孙红雷早一年考入中戏,孙红雷说在学校里因为段奕宏排练的样子而悟到了。

同是中戏毕业的孙红雷常提到段奕宏,“我是1995年考入中戏的,入学后,我让师哥师姐带我看排练室。走到第八排练室时,看见一个蓬头垢面、趴地上种草的学生:他在演一个士兵。那天我突然学会了表演,那个人就是段奕宏。”(《南方人物周刊:段奕宏,演技发明家》)

《士兵突击》的编剧兰小龙这样说段奕宏:「最好的演员会为每个戏发明一种方式,老段属于此列,极少数派。」

导演麦兆辉说自己非常喜欢和段奕宏谈工作,因为:「完完全全是一个演员该谈的。」编剧庄文强称赞段奕宏「深不见底」。

这些来自导演、编剧的赞许并非过誉,看过段奕宏演戏的观众都有感觉。

他就是专业啊。

1999年初出茅庐的段奕宏在电视剧《刑警本色》里演一个配角,杀手罗阳。

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采访里写着:为了把杀手这个角色演好,他把一个掏枪动作练了上千遍。

段奕宏也演过《恋爱的犀牛》里的马路,他和郝蕾是很经典的搭配。

这个版本的话剧在a站还有个不甚高清的资源,但画质不佳也看得出段奕宏演得很细腻,以及,他在舞台上有这么清楚的胸肌腹肌啊!!

2004年段奕宏演过一个泰国电影《食人狂魔》(又名《细伟》),也是演技大爆发。

他扮演的细伟,战争时期偷渡到泰国,结果受尽羞辱欺负,加上生活的绝望,人格开始扭曲,变成恶魔。

从被欺负的可怜到黑化,只要两帧对比图。

而很多老少女们念念不忘《士兵突击》里的袁朗,才段奕宏真正被大众所认识的角色。

他一出来这个气场和笑容很迷人。

很多把袁朗概括为“硬汉”,好像太简单粗暴了。袁朗才担得起一个“苏”字啊!

聪明厉害,有城府但不暗黑,男人女人都喜欢他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是段奕宏心中的遗珠作品,他很喜欢,但作品当时反响并不好。

有一段时间段奕宏的形象因为军旅片被说成是“硬汉”,可是他也能演很“虐心”的《爱有来生》。

最近几年观众最喜欢议论的段奕宏演出应该是《烈日灼心》里的伊谷春,一个在追寻秘密的警官,对邓超演的辛小丰很惜才,观众猜测这个角色是“深柜”。

上次我们去采访段奕宏告诉他女观众都觉得伊谷春是深柜,段奕宏表示了不理解:“追踪嫌疑犯,怎么就看出有男男之情?挺有意思的。我也问过,说现在女的都特别喜欢看男的跟男的在一起,真逗。国外的现在很多电影跟电视剧也玩这个套路,我就觉得奇了怪了。”

但是这种设想很快会激起他的创作欲:“那下次我就该演一个「深柜」,让别人看不出来,最后亮出来,亮剑,吓一跳。”

他还知道观众会拿自己组cp,于是说不能照着观众想的演:“他们都想过的cp有啥意思?大家都想象不到,我也想象不到的,才有意思。要创作,就创作大家没见过的。”

“要演不一样”是他最喜欢说的话。意外的是,《士兵突击》的袁朗和《烈日灼心》的伊谷春都不是段奕宏一开始想演的,因为觉得没谱,但是每次都带着“要演个大家没见过的”愿望去演,最后才演出来。

所以不管什么片子,段奕宏演的戏份都会是很值得看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上半年去采段奕宏的时候印象很深的有几件事,跟通常会听到的明星回答套路并不一样。

一是他并不很喜欢强调为了演戏而“受虐”,工作需要就做:“真不是大家想的老段特能吃苦特愿意受虐,我疯了?我傻呀?”

二是他个人不能接受两个戏一起拍,出去客串一下都不行,从戏里出去宣传都很难受,因为“不愿意跳脱那种专注的感觉。”

三是他不标榜越忙越光荣的所谓“劳模”,他说自己要休息、要吸收营养。

段奕宏这几年也会看到很多乱七八糟的剧本,感觉就是:“写的是啥玩意儿?很多剧本就是垃圾。真的,就是骗钱的。但你骗钱也要高级一点嘛?”

但所谓的乱象越来越多也不影响他的心情,他觉得自己充满激情和阳光:“我可以不跟他们玩嘛,没关系。”

很多明星都在认真融入新时代,或多或少把时间分给上电视综艺和发微博,娱乐大家也是一种职业选择。

但段奕宏说他不想做这些,理由如下:

「我拍完戏回家,难道还要经营自己的微博,开电脑,还得想词儿怎么说?

演员做成什么样,是自己的选择,你选择做这样的演员,就不要去羡慕别人那种。但你也别指手划脚别人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,没必要。

就做你选择要做的演员,按你的路数来,不急不躁的,看着别人那么多的流量,不用羡慕。干扰自己的永远是你自己的情绪和智商。」

Copyright 2018-2019 thisisvr.com 吕蒙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